欢迎进入华体会登陆 ! 电话:029-86030155 / 029-86033578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体会网页版

直面罕见病天价药难题

发布时间:2022-06-28 09:03:22 来源:华体会登陆 作者:华体会登录入口

  12月3日,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结果出炉。有两款药品引起人们巨大关注和议论。一款,是号称“70万一针”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正式纳入医保,报价从每瓶53680元降至33000元左右,成为使用该药品患者的天大福音。另一款,是此前呼声和热度颇高的价值120万元的抗癌药奕凯达(阿基仑赛注射液),未获得谈判资格,没有进入医保,留下很大的遗憾。

  高值罕见病用药,这些年一直存在巨大的关注和争议。虽然人类医疗水平已经取得巨大的进步,但还有一些疾病(典型的如我们正在全力以赴防控的新冠肺炎),干脆没有特效药,给人类健康带来巨大威胁。这种状况,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有一些无药可治的绝症,现在也逐渐研发了新药特药,有的效果还相当好。但问题是,有些特效药的价格,不是一般患者所能承受的。如一支数十万元上百万元的药品,控制或治愈疾病需要数百万元的支出。这样的价格,摆在绝大多数普通患者面前的时候,意味着什么?没有特效药,得了绝症只有等死,人们也认了;有了特效药,却因为支付不起,仍然得听候命运的安排,让人怎能甘心?尤其那些罕见病特效药,更由于患者人数稀少,很难通过大量使用摊薄成本而实施低价,对于这些罕见病病人来说,命运十分残酷。

  近些年来,人们提出了一系列的意见建议,想了很多办法。其中之一是像印度那样大量仿制已经研发上市的新药特药。据说市场售价数万数十万元的药品,印度仿制药不过数百元。印度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利用了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这个制度下,国家可以出于维护公共健康的需要,专利行政机关不经药品专利权人同意,对还在有效期内的药品专利给予强制许可,依法授权第三方实施专利、仿制药品。比如2006年11月,因为泰国国内艾滋病疫情十分严峻的现状,泰国政府在与拥有依非韦伦药品专利权的默克公司就降低药品价格协商数年,但是仍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由泰国公共卫生部疾病控制司以公共利益为由,授予政府制药组织实施专利强制许可,允许从印度进口或在本地生产防治艾滋病的药品。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专利法第一次修订时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就已经确立,但迄今为止未曾使用过一次。因为这种杀伤力极大的制度,不能轻易启动实施。由于制度本身的强制性以及较低的补偿性,使得强制许可的实施会极大地削弱药品研发或生产企业的创新积极性,频繁实施甚至会破坏专利制度之根本。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程度,强制专利许可制度的大门是不能打开的。在我国,如非遇到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或者非常情况,是不会实施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的。虽然目前来讲,一些癌症患者,一些罕见病患者都遇到国际上已经发明了特效药的情况下却因天价药费而无力支付的现实问题,但是,这些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达不到实施专利强制许可制度所需要的紧急状态这样的程度。所以,无论是仿制药还是专利强制许可制度,都不大可能成为解决罕见病天价药的正确途径。

  近年来人们把目光投向医保。中国社会保险的医疗保险覆盖巨大人口,医保与药企谈判,以量换价,或许可以让药企将价格降下来。近年来国家医保局确实通过这类办法,把一些高值特效药纳入了医保,大大降低了药价,为患者带来了福音。不过,到目前为止,仍然有一些罕见病的高值用药,谈判没有成功,没有纳入医保。对于那些罕见病的患者和家人来说,这当然是非常让人焦灼的事情。人们对此也有相当议论,有的希望医保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扩大保障范围,将这些药品纳入,有的则声讨奸商药企,赚黑心钱,希望强制降价。

  显然,这些看法是值得商榷的。中国社会保险的医疗保险,根本来说是要保基本。医保基金来自每个参保人的缴费,总量就那么多,资金是非常稀缺的。如果纳入医保,一个罕见病患者的天价药费,可能就耗尽本来可以供几十人治病的费用,导致医保不可持续。这种情况下,如果医保要可持续发展,势必要提高医保的费率。但提高医保费率可行吗?据媒体报道,2022年,城乡居民医保个人缴费标准每人每年提高到320元,城镇职工的医保费率也居高不下。显然,提高保费是没有可能的。从医保来说,费用太高的药品不可能纳入医保,这尽管残酷也不得不如此。

  另外,罕见病用药的价格奇高,或许确实与企业发明独家新药,利用垄断地位和专利保护天价售卖有关,但是,这恐怕不是全部。特效药的研发耗时费日,投入巨大,往往还以失败告终。而这些药品的专利保护期一般是二十年,在专利保护期内,如果不能收回成本并有盈余,企业就不可能进行新的投入进行研发。而罕见病用药之所以价格奇高,更是因为患者人数少,很难通过大量生产而摊薄成本实行低价。如果要企业不亏本,药品高价实难避免。企业并非慈善机构,不能用道德大棒敲打企业。如果企业失去研发动力,以后就更没有新药问世,不但罕见药如此,常用药也会如此。

  需要继续探索解决问题的途径。医保通过集中采购、谈判,可以让药品降价,达到质量和价格标准的不断纳入医保;鼓励市场竞争,在竞争压力面前,药企不得不自主降价。另一方面,即使药品价格下降,也显然不可能达到白菜价,患者的负担仍然可能非常沉重,那么,还需要通过其他渠道解决支付问题。商业保险可以考虑,社会捐助、慈善救助也可以发挥作用。另外,还应该考虑设立罕见病救助基金,国家予以一定的财政资助。总之,生命是如此宝贵,在已经有特效药的情况下,眼看一个人因为掏不起医药费而不得不等死,这样的悲剧确实不应该发生。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定不能意气用事,必须发挥各方面的作用。

上一篇:首個中國原研CDK46抑製劑羥乙磺酸達爾西利片開出首日處方 下一篇:台湾地区检出大陆出口茶树菇中毒死蜱和虫螨腈残留量超标